微雪寒沙

庆祝考完英语四级😉原图来自最最最可爱的索菲亚太太~啥也不说了,手动 @索菲亚 会动的小狐狸,你值得拥有!

感谢群里太太们给的灵感!!! 记一个脑洞吧,搞不好就是车了!!! 笔给谁?

一个小脑洞

孟瑶偷袭金家修士被聂明玦发现后,没有自残逃脱,而是真的向金光善坦白。被金光善厌弃,当作玩物送给一个小家族。

聂明玦知道后拿刀冲上金陵台与兰陵金氏决裂,蓝曦臣则在半道上出手截住押送瑶妹的马车,把瑶瑶抱回蓝家了。

之后会发生什么大家懂的


短小,但未完😆

重来(八)


01.


聂明玦再次见到他那可怜又可恨的三弟,是在寒风凌冽的彩衣镇。


蓝曦臣虽然答应让他见孟瑶,却是一拖再拖,总有这事那事作为借口延后。


于是他和弟弟一商定,决定择日不如撞日,在孟瑶“恰好”与泽芜君走散的空挡来了一场偶遇。


眼前的少年虽然有一张熟悉的脸庞,但没有前世那般瘦弱的样子,也没有聂明玦想象的挂起假笑迎上来。


少年警惕得很。他拢了拢外衫,紧紧盯着眼前黑衣高大的男子道:“你谁?”

不知为何,聂明玦很想笑。


他要找的,应该是那恶贯满盈的金光瑶,而不是欺负一个来自姑苏蓝氏的小少年。


“跟我走,我带你去找蓝曦臣。”聂明玦开口道。


就当最后一试吧。

 

02.


孟瑶本是决计不会跟他走的。奈何聂明玦拿出了象征赤峰尊身份的令牌,让孟瑶想起了泽芜君与赤锋尊交好一事。


他抿了抿唇,终究跟了上去。


聂明玦带他来到了一间客栈,要了一间天子号客房。


孟瑶环顾了一下四周,很干净的客房,房梁和床沿雕了精致的花纹,紫檀桌上放了一盆绿植,做成圆形镂空的窗户边还置了一把小小的香炉,想来是点安神香用的。


很精致,没有旅人那种急匆匆入住的感觉。


聂明玦道:“你要不要先睡一会,我给曦臣传音了。”


孟瑶总觉得哪里不对,又挑不出错处,就顺势点了点头。


于是聂明玦就出去了。


03.

小香炉里的香燃了起来。


孟瑶在床沿坐了一会,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
04.


他在军帐里。


外头,厮杀怒吼与血液齐飞,惨烈无比。


军帐内气氛无比紧张。


与他一同站这的,有两个人。两个他都认识。一个是从小宠他长大的蓝曦臣,一个是身材高大刚刚见过面的聂明玦。


聂明玦道:“明天我给你写一封举荐信。”


蓝曦臣笑:“你看,我说过的,名玦兄会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

孟瑶瞳孔一缩。


选择,什么选择?去金家当差?那不是必死还难受吗?


傻子才应下来。


“阿瑶?”见孟瑶没回应,蓝曦臣疑惑道。


“哥,聂……聂大哥”,孟瑶定了定神,“我约莫是不愿去金家了。”


“为何?”蓝曦臣见孟瑶突然改变想法,有些奇怪。


孟瑶瞅了瞅蓝曦臣的神态,判断他与“自己”关系是真不错,于是微微一笑,任性地没说话。


他心道:当一个人真正接触到了生命中的温暖,当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放手了吧。


(未完待续)


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写。可能是因为我饿了吧…

重来(七)

01.

蓝曦臣在下一次的清谈盛会找了个时机,向聂明玦提出了霸下伤人的事。

“阿瑶是我义弟,那日刚从兰陵离开便遭遇此事,如今大病一场”,蓝曦臣轻轻道:“今日之事,还望明玦兄海涵。”

“霸下刀戾气虽重,却不会无缘伤人”,聂明玦有些意味深长道:“怕是有什么隐情?”

“再大的隐情,在一切都未发生之前就下定论”,蓝曦臣微微皱眉:“恐有不妥。”

金光善笑道:“两位宗主不知在打什么哑谜,倒是把我排除在外了,这可不厚道。”

聂明玦注意到蓝曦臣眼内闪过一抹厌恶,不由有些惊奇。他暗道,泽芜君从来都以清煦温雅著称,可从未见过他有这么明显地厌恶过谁。

更遑论那人是三大仙门世家之一的宗主。

02.

姑苏的天愈发冷了。

孟瑶开始整日的打不起精神。丝丝凉气顺着脚踝蜿蜒而上,仿佛要深入骨髓。

他久违地梦见了母亲。

孟诗已经不是她印象中屈辱而尴尬的样子了。梦中的她扬着温暖而明媚的笑容,朝着自己款款走来。

“娘。”孟瑶鼻子有些酸。

“瑶瑶,娘从未想过,让你讨回什么公道。”孟诗快步上前揽住孟瑶,轻轻地说道。

“娘只想要你过得好。”

窗外扫过一阵狂风,有花被风扫落枝头。

孟瑶睁开眼睛,只见一朵落梅悠悠然从窗外飘了进来,晃晃悠悠落到了他的嘴角边。

有股甜丝丝的香甜味。

03.

蓝曦臣从兰陵匆匆赶回姑苏时,雪已经积了足有一尺深。

他深知阿瑶怕冷,于是未待清谈盛会结束便告辞其余而为家主,带着想要的答案启程回姑苏。

岂料推开寒室的门,室内便传来一股幽幽的茶香,为室内那人清秀的眉眼染上一抹暖意。

蓝曦臣有些诧异。

“曦臣哥,你回来啦”,孟瑶温软地笑道:“你快进来。”

蓝曦臣走进屋里,脸上透着点紧张,生怕一不小心打碎了这美梦。

要知道,自兰陵赏花回来,阿瑶不是病着便是被噩梦缠身,很少露出这么开心的微笑了。

“天气渐冷,阿瑶莫要受寒了。”

“曦臣哥,整天待在姑苏好生无趣,不如趁着这大雪的空闲,一起到彩衣镇走走?”孟瑶笑着凑近蓝曦臣的耳朵:“哥哥可赏阿瑶这个脸?”

蓝曦臣的脸有些泛红,他不自然地抿了抿不自觉上扬的嘴角,连聂明玦提出某些附加条件带来的不悦都散去不少。

“阿瑶提的意,自然都是好的。”

04.

彩衣镇因着大雪的缘故,几乎家家闭门,显得冷清许多。

“阿瑶怎么会突然想来这彩衣镇?”蓝曦臣帮孟瑶理了理因为兴奋而有些滑落的大衣,微微笑道。

“上次来彩衣镇,在一条深巷里找到一家老店,她家的鱼汤特别暖胃,在云深不知处天天吃食清淡,难免有些馋嘴了。”

“听阿瑶这么一描述,我倒是有些动心。”

05.

孟瑶口中的老店果然藏在一条深深长巷内。

小店已经很旧了,墙壁微微泛着黄,招待桌也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,总之,与蓝家整洁的服饰格格不入。

店内只有老妪守着,冷冷清清。

孟瑶有些兴奋地冲老妪道:“婆婆,我们要一碗鱼汤。”

老妪应了一声,转身去了后厨。

“寒天一碗鱼汤,可是最极致的享受了。”

“难得阿瑶今日如此开心。”蓝曦臣拂去阿瑶头顶一片落雪。

老妪很快为他们端上了鱼汤。

鱼汤呈奶白色,隐约可以窥见其中被煎至金黄的鱼肉。玉色的豆腐滑嫩而不腻,汤水入浓而不稠,当真是上上之品。

“能被阿瑶如此惦念,果然不会让人失望。”

“小小鱼汤竟得曦臣哥如此称赞,那必然是极品中的极品了”,孟瑶舀起一勺浓郁香气的鱼汤道:“那我们约定好每年都来如何?”

蓝曦臣微微一笑,抿住孟瑶递到唇边的勺子,笑道:“如此,甚好。”

殷红的薄唇与瓷白的勺交相辉映,一时间色气满满。

纵使孟瑶下定了决心,却也一时间有些撑不住。

他还红着脸,别过头去。

(未完待续)

昨天做了个曦瑶小视频,所以不更文(让我缓缓)

指路微博:微雪寒沙

来一起看看呀~(*/∇\*)


本章,庆祝曦瑶人气第一。食用愉快!

重来(六)

01.

魏无羡很奇怪。

大哥带着小嫂子出去前还在打情骂俏呢,怎么回来后都蔫了?

难道是吵架了!

魏·和事佬·无羡决定为了家庭和睦去劝劝他大哥。

02.

没想到大哥先来找自己了。

“大哥,你和小嫂子出去究竟遇到了什么?”

“有……一把刀”,蓝曦臣头痛欲裂:“要伤害阿瑶。”

“什么刀要伤害小嫂子,毁掉就是了。”魏无羡疑惑道:“莫非那刀有何不妥,竟惹得大哥如此烦恼?”

“霸下。”在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蓝湛道。

魏无羡愕然。

03.

蓝曦臣这一世回来,主要是为了那前世他亏欠良多的三弟。

害怕带着戾气的聂明玦再次伤到三弟,故泽芜君虽与赤锋尊交好,却并未与之结拜。

难道终究逃不过么。

魏无羡道:“我觉得霸下伤人还真不一定是赤峰尊的意思。”

当然不可能是赤峰尊的意思。

蓝曦臣太了解前世的结拜大哥了。

赤锋尊虽然嫉恶如仇,但为人行事都摆在明面上,断不可能做出私下里杀人的事。

况且,如果当真是前世的大哥回来了,恐怕就是直接提刀上门杀人了吧......

04.

孟瑶这些天过得着实难受。

只要他一闭眼,他的眼前就会出现一个身着金星雪浪袍的青年。那青年长着一副与他十分想象的面孔,时而笑意盈盈,时而面露悲切。

“你究竟是谁?”

那人不语,却转身捧起一捧金星雪浪。

“牡丹艳绝,胜似一现昙花,却也胜过昙花一现。”

青年转身,孟瑶看到他再次变化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。

青年嘴角有一抹献血蜿蜒而下,他的右腕被什么利器齐根斩断,一柄眼熟至极的利剑穿胸而过。

“你,你没事吧?”孟瑶后退了一步。

“你应该离蓝涣远一点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

“在泽芜君心里,你永远都比不上他心中的大义”,青年露出了熟悉而悲伤的笑容:“如果他知道,一直乖巧的三弟其实背地里计划着让金光善不得好死,他会怎么做呢?”

“胡言乱语!”孟瑶后退了一步。

“得了吧”,青年冷笑一声:“我就是你,我还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?”

“你以为我会信你?”孟瑶冷冷地说。

他转身,想离开这个令他不安的地方。

“如果你不信”,青年有些怜悯地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流泪了呢?”

05.

蓝曦臣走进寒室的时候,恰好看到自家阿瑶坐在榻边,他闭着眼,有泪从腮边滑落。

“阿瑶,你怎么了?”蓝曦臣不由呼吸一窒,连忙上前揽住孟瑶。

“二哥”,孟瑶睁开眼,勉强笑道:“我没事。”

“阿瑶可还是因为那把刀的事忧心?莫怕,我护着你呢。”

孟瑶忽而想起梦中那人的话。

“曦臣哥,如果我真的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错事,你会亲手了结我吗?”

他终究,还是怕啊。

不同于泽芜君毫无杂质如朗朗清风,他孟瑶的乖巧可亲却含着不少水分。如果……蓝曦臣知道真实的孟瑶是怎么样的——

孟瑶闭上眼,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金星雪浪袍青年残破的躯体。

“不会。”蓝曦臣温柔至极的嗓音在耳边响起,像是怕吓到他一样。

孟瑶继而一怔。

“我不会让阿瑶有做错事的理由。”

 (未完待续)

 

 

1.      读兄叽诞生

2.      非常感谢@阿琪的小小小仙女 小天使对蠢作者的建议,我爱你,同时希望大家多给我提提建议呀~

3.      本文本来想写悲一点,但架不住曦瑶第一了,所以本章必须甜!!!

今天是一章是甜甜的无逻辑番外!!讨好一下可爱的你们😘 明天不更😆 ​

小番外


孟瑶发现自家哥哥从兰陵赏牡丹回来以后就有些闷闷不乐。


发生了什么呢?孟瑶有些纳闷,心想难道是自己在威胁蓝曦臣的时候太凶了吓着他了?


呃,不至于吧。


第一天,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


在第四天,孟瑶终于忍不住了。


“曦臣哥哥,阿瑶做错什么了吗?”


“啊,没有。”蓝曦臣一惊,有些无措地否认。


说谎。明明就有。


孟瑶一顿,继续可怜兮兮地问:“是不是曦臣哥嫌我太烦了?我知道了,我应该选择回金家的……”


“不,不是。”一向在仙门百家面前善言有礼的泽芜君竟在自家三弟面前磕巴起来。


孟瑶在心中笑得打跌,面上却显出一副越发惊慌无措的表情。


曦臣哥哥怎么能这么可爱!


“那……”


“阿瑶,你听我说”,蓝曦臣无奈地扶住几乎扑在自己身上的阿瑶,轻声说:“你觉得……昨天那位小姑娘怎么样?”


什么怎么样?阿瑶闻着蓝曦臣身上好闻的气息,抬起眼。


看着蓝曦臣难得显得紧张的面容,孟瑶起了一点捉弄的心思。


“恩,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啊”,孟瑶笑道:“虽然有些爱哭,但还是很好哄、很讨喜的。”


“长大肯定是个美人。”


“铮——”蓝曦臣仿佛听到脑中弦崩断的声音。


“你听我说,阿瑶”蓝曦臣强迫自己定住心神:“你不能喜欢她!”


“?”孟瑶有些疑惑:“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她?”


蓝曦臣一怔。


这时候总不能告诉阿瑶,这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吧,喜欢上就是乱伦吧?


毕竟阿瑶才刚刚从对父亲失望的悲伤中走出来。


“阿瑶”,蓝曦臣语气有些涩然:“你还太小了,我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却因为震惊怎么也说不下去了——


孟瑶撑着他的肩膀贴近他的脸,迅速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。


“你想到哪里去了”,孟瑶笑道:“我喜欢她,是因为她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啊。”


“但我亲你,是因为我爱你,二哥。”

 



 

1.       本文又名《我想阻止你乱伦没想到你竟想泡我》《这是什么神展开我完全捧不住瓜了》《阿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三弟》《你什么时候回来了?》,所以,总结一下,本文名《万万没想到》


2.       本文三年起步ORZ


因为原著太虐,我没勇气再看一遍,所以😂有些地方表述不完全一样莫怪
还有我真真是强撑着没虐蓝大,QAQ所以还是甜文不要怕❤️

这一章甜甜甜,下一章搞事情。
安排!

抱歉,我来晚了。
在我的感觉中,蓝大为了保护自家三弟,必须强硬一点了。
毕竟,上一辈子他已经吃过一次亏了,不是吗?( ̄へ ̄)